• <dd id="xqu0e"><legend id="xqu0e"></legend></dd>

    <div id="xqu0e"><ol id="xqu0e"><kbd id="xqu0e"></kbd></ol></div>
    <dd id="xqu0e"></dd>
  • <div id="xqu0e"><tr id="xqu0e"></tr></div>

  • <em id="xqu0e"><ol id="xqu0e"></ol></em><div id="xqu0e"></div>
  • <em id="xqu0e"></em>
  • <dd id="xqu0e"></dd>
    <div id="xqu0e"><tr id="xqu0e"></tr></div>

    當前位置:100EC>電商金融>網聯攜手萬事達 金融全業開放下支付清算迎來新巨頭
    網聯攜手萬事達 金融全業開放下支付清算迎來新巨頭
    發布時間:2019年03月08日 10:01:17

    (網經社訊)網聯清算有限公司,即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清算平臺成立于2017年8月,作為全國統一的清算系統,網聯主要處理非銀行支付機構發起的涉及銀行賬戶的網絡支付業務,實現非銀行支付機構及商業銀行一點接入,提供交易信息轉接和資金清算等服務。而在網聯成立的一個月前,央行發布《銀行卡清算機構準入服務指南》,在金融全業開放背景下,為包括外資在內的各類機構獲得銀行卡清算牌照做好了準備。

    一年半之后,這兩條單獨都可對銀聯構成巨大利空的消息再次刺痛銀聯敏感的神經,2019年2月底,萬事達和網聯有望合資成立人民幣銀行卡清算公司的消息傳出,前者負責在中國境內發行萬事達卡,后者則為此提供清算服務。這一合作符合當前金融全業開放的政策導向,但此前一直在銀行卡清算領域一家獨大的銀聯恐將喪失其霸主地位。

    一、金融全業開放不可逆轉

    金融全業開放是中國全面深化改革和高層次對外開放的重要一環。在去年達沃斯論壇上,李克強總理就提到,3年后將會有外國企業獲得中國金融業全牌照全股比經營資格,顯示了在金融對外開放上中國政府的決心。

    而具體到支付行業和清算牌照上,2016年央行發布的《銀行卡清算機構管理辦法》意味著中國人民幣清算市場迎來了正式開放。近年來,這一領域的開放步伐緊密。表1整理了自2015年以來的各項政策及其內容。


    表1:近年來支付清算領域相關政策


    正是在以上背景下,以萬事達、Visa等為代表的國際卡組織嗅到了進入中國清算市場的機遇,真正需要考慮的則是如何進入的問題了。

    二、銀聯有的,網聯也想要

    網聯定位于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清算平臺,完成第三方支付機構與商業銀行的“斷直連”是其首要使命,但顯然不是其唯一使命。而在“斷直連”大業完成之后,也許就該承擔起其徹底打破銀聯壟斷的真正使命了。

    盡管美國運通與杭州連連支付合資籌備成立的連通公司是銀聯之外的第二家清算支付機構,但運通與萬事達相比,其開卡數量和市場地位均不是一個量級的,而連連支付不過是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更是無法與央行欽定的網聯平臺相提并論,因此,連通公司難以承擔打破銀聯壟斷的使命。

    對網聯來說,截至目前其業務都是來自線上,即主要負責第三方支付機構與銀行間線上的業務對接,并不涉及線下業務。根據央行支付結算部門的數據顯示,2018年第三季度,銀行業金融機構共處理電子支付業務452.36億筆,金額592.43萬億元,而同期非銀行支付機構處理網絡支付業務1395.43億筆,金額52.01萬億元。盡管非銀機構的增長速度高于銀行機構,但交易金額不足銀行機構的十分之一。

    從這個角度來說,網聯想要進一步展業經營,與各家銀行合作是必然之路,這也將完成其從線上到線下的拓展過程。而網聯本身不是卡組織,不能像銀聯那樣和各家銀行合作發卡,完成對支付清算過程費用的收割。網聯要完成這一過程,必然需要借助于萬事達這樣的發卡機構來實現。

    另外,此前對第三方機構的“斷直連”要求中,央行明確第三方機構必須選擇接入網聯或者銀聯的方式切斷與銀行的直連,盡管網聯是專門為此成立的新機構,但銀聯同樣是第三方支付機構的一種選擇,央行并沒有給予網聯在第三方支付清算中類似銀聯在銀行清算市場中的壟斷地位。

    可以說,作為新生機構,網聯有的銀聯都有,但銀聯有的,則需要網聯自己去爭取。

    三、銀聯強攻線上未果,線下大本營遭襲

    而對于此前在支付清算領域唯一的王者銀聯來說,萬事達和網聯的合作無異于讓其再次強烈意識到市場的競爭性——應該說讓其意識到市場還有競爭性,畢竟銀聯成立近二十年的時間里,銀聯在沒有競爭的市場里很是孤獨。

    此前,面對支付寶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機構在線上線下各大場景的爭奪,銀聯也曾積極做出回應,特別是其先后推出了銀聯錢包、云閃付等產品反攻線上,試圖在線上支付也能有所作為。但在現有格局下,銀聯的線上突圍并未取得理想效果,在整個第三方支付市場,特別是移動支付領域,其市場占有率仍然被各大統計機構列在“其他”一欄。

    根據央行支付結算部門的數據,2018年第三季度,全國共發生銀行卡交易554.19億筆,金額214.21萬億元,同比分別增長36.59%和15.23%。從絕對金額上來說銀行卡交易仍然大幅領先于非銀行機構的電子支付,但增速卻只有非銀電子支付的一半。對銀聯來說,如果不能在第三方支付交易中占得一定的市場地位,其未來的領先優勢必然將會大大縮小。

    而就在此時,萬事達和網聯的合作,相當于在銀聯的線下大本營搞了一次偷襲。銀聯之所以能夠在近二十年的時間里壟斷境內支付清算市場,根本原因在于以萬事達和Visa為代表的國家卡組織被擋在了市場之外。隨著金融全業的進一步開放,國際卡組織終于得以進入中國,從而逐步蠶食被銀聯壟斷的銀行卡市場。

    但是《銀行卡清算機構管理辦法》要求,為保障金融信息安全,境內發行的銀行卡在境內使用時,其相關交易處理應當通過境內銀行卡清算業務基礎設施完成,對萬事達這樣的境外機構來說,本身沒有境內清算系統,而單獨建立這樣的清算中心無疑會大大增加其成本,且面臨較多的不確定性,畢竟,此前銀聯壟斷地位牢不可破,且深諳國內支付清算行業需求,即便能夠順利進入這一市場,萬事達們能夠在多大程度上分羹并不好預測。

    另一方面,網聯則是央行欽定進行支付清算業務的機構,并且沒有銀行卡發卡資格,與萬事達之間不存在競爭,而是業務互補。因此,兩者的結合既滿足了彼此的需求,使得雙方都能夠有更多的資源開展業務,又在一定程度上都形成了對銀聯壟斷地位的威脅。

    銀聯與網聯看似親兄弟,但和外家的萬事達合作,網聯想的是親兄弟要明算賬,而結拜的義兄才是其肝膽相照的好兄弟。對銀聯來說,這也怪不得網聯,畢竟兄弟長大了總是要分家分地盤,至于誰發展的好,充分競爭開放的市場上去說話。

    四、小結

    對于支付結算市場來說,在金融全業開放背景下,萬事達進入境內市場是毫無疑問的必然事件,而完成“斷直連”使命的網聯也必然將會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兩者的結合,多少有點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意味。只是對于銀聯來說,好日子終究一去不返了,三巨頭如何玩轉支付清算業務值得好好觀察。(來源:零壹財經 文/走耳又走余)

    今年是《電子商務法》實施的第一個315“國際消費者權益日”。為此,網經社旗下電子商務消費糾紛調解平臺發起“‘律’動網購,我在行動!”的“3·15”主題活動,為期一月。通過報告發布、榜單評級、案例披露、投訴曝光、綠色通道、法律援助、消費預警、專題聚焦、滾動播報、全媒體矩陣和3000+注冊媒體記者通報等多種形式,對網絡消費維權難點、熱點和相關平臺點名鞭策。平臺“綠色通道”入駐持續開放中,包括京東、蘇寧易購、拼多多、唯品會、國美、網易考拉和嚴選、寶寶樹美囤媽媽、蜜芽、貝貝、亞馬遜中國、聚美優品、途虎養車、蘑菇街、美麗說、當當、綠森數碼、豐趣海淘、有贊、云集、楚楚推、寺庫、本來生活、i百聯、返利網、美團點評、飛豬、阿卡索外教網、攜程、去哪兒、藝龍、驢媽媽、同程旅游、分期樂在內的36家電商平臺已搶先入駐。

    【關鍵詞】網聯萬事達金融
    股票名稱/代碼
    $/總資產
    $/營收
    $/凈利潤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億
    • 385億
    • 94.5億
    • 京東JD.US
    • 282.6億
    • 557.4億
    • 7.7億
    • 唯品會VIPS.US
    • 583.2億
    • 112.2億
    • 0.4億
    • 寶尊電商BZUN.US
    • 4.60億
    • 6.40億
    • 0.3億
    • 聚美優品JMEI.US
    • 7.60億
    • 8.90億
    • -0.06億
    • 寺庫SECO.US
    • 3.60億
    • 5.80億
    • 0.03億
    广东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