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xqu0e"><legend id="xqu0e"></legend></dd>

    <div id="xqu0e"><ol id="xqu0e"><kbd id="xqu0e"></kbd></ol></div>
    <dd id="xqu0e"></dd>
  • <div id="xqu0e"><tr id="xqu0e"></tr></div>

  • <em id="xqu0e"><ol id="xqu0e"></ol></em><div id="xqu0e"></div>
  • <em id="xqu0e"></em>
  • <dd id="xqu0e"></dd>
    <div id="xqu0e"><tr id="xqu0e"></tr></div>

    當前位置:100EC>媒體評論>陳禮騰:哈啰出行進軍順風車阻力不小
    陳禮騰:哈啰出行進軍順風車阻力不小
    發布時間:2019年03月07日 09:02:49

    (網經社訊)摘要:近日,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生活服務電商分析師陳禮騰在接受《重慶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順風車事件發生之后,滴滴、嘀嗒、高德等均暫停或修改了順風車業務的規則,順風車進入發展緩慢期,這時候進入,有助于哈啰順風車的發展,“盡管滴滴順風車業務暫停,其用戶規模還是遠遠高于其他平臺,哈啰進入該市場阻力不小。但該市場尚處于空缺狀態,是進入的較好時機。”

    以下是報道原文全文:《趁滴滴順風車下線 哈啰、嘀嗒能否成功補位?》

    共享經濟時代,順風車以其低價、低碳的特性,曾受到不少用戶的歡迎。然而因為準入門檻低,一系列惡性事件頻發,又一度讓順風車成為“眾矢之的”。

    不知不覺,滴滴已經停擺順風車業務180多天。近日哈啰出行在重慶等全國300個城市上線運營順風車業務。加上嘀嗒,目前在重慶上線順風車業務的主流平臺共兩家。上游新聞記者近日通過對順風車部分車主和用戶的調查發現,目前順風車平臺普遍存在單多車少,司機不掙錢等問題,仍困擾著行業發展。

    哈啰順風車

    行程匹配度較低 呼叫半天無“車”應

    經過2個多月的籌備,2月22日哈啰出行宣布,在全國300多個城市上線運營順風車業務,乘客可通過更新后的哈啰出行APP或支付寶哈啰出行小程序預約順風車服務。據哈啰順風車的官方披露,截至目前,其順風車車主注冊量已突破200萬,累計發布訂單量超700萬,并且仍在保持快速增長。

    不過,上游新聞記者調查發現,就重慶市場而言,哈啰的順風車業務開局并沒有想象中那么“美好”。“我上午9點開始用哈啰順風車約單,從工商大學到解放碑。平臺上只寥寥顯示5個順路車主,雖然頁面顯示這5位車主‘正在尋找乘客’,但一直沒有接單。”就讀于重慶工商大學的李倩(化名)近日嘗試使用哈啰順風車后表示,體驗不是很好。她告訴記者,發現學校接單車輛較少后,她把出發地改為了5公里輕軌站,但是等了半天還是沒有接單的車輛,平臺上顯示最近的順路車輛要多繞路3公里。

    3月4日,上游新聞用哈啰出行APP預約晚上7點從石坪橋到觀影橋步行街的用車需求,隨后系統匹配出了十個相對順路的單子,估算出的價格為36元,綜合考慮了出發時間、距離等因素,記者向其中的兩位車主發送了邀請,但如李倩所言,這兩位車主一直到出發前都沒有接單。

    為了幫助乘客更容易打到順風車,哈啰出行APP提示,可以提前一天發布訂單、主動邀請司機、給司機增加感謝費。3月5日中午,上游新聞記者再次發布用車需求,從盤龍到二郎創新大道,因為是短途,平臺上顯示的價格為6.9元。在遲遲無車應答后,記者按照平臺提示,加了5元感謝費,終于有車接單。不久后一輛顯示牌照為川J的車輛來到了記者指定的位置。上車后,司機張師傅告訴記者,自己前不久注冊成為了哈啰順風車,雖然平臺上訂單不少,但是行程匹配度并不高,“為了接你這單,我繞了20分鐘路。”張師傅還表示,跑順風車只是為了補貼油費,本身價格就低,加上平臺還拿到部分抽成,所剩無幾,“如果要開十幾公里去接乘客,而乘客又不加感謝費,是不劃算的。”

    另一位長期跑順風車的曹師傅告訴記者,從司機端來說,哈啰順風車的定價過低,雖然車主是順路出行,但是和之前滴滴大概2元/公里的定價相比,哈啰順風車計費標準在1.4元/公里,顯然低于他們的心理預期。

    嘀嗒順風車

    安全限制多 司機一天只能接4單

    因為剛上線,哈啰順風車因用戶基數少造成使用成本高企,引起不少吐槽。那么上線多時的嘀嗒順風車又如何呢?

    “相比之下,嘀嗒用戶更多,單量也更多一些。”趙曉磊(化名)是一名順風車車主,他注冊過滴滴順風車、嘀嗒順風車、哈啰順風車。他告訴記者,自己是一位全職快車司機,經常會接到去區縣的訂單,為了節約返程的油費,通常他會在出發前,就提前向平臺發送行程,以便在回程時接到用戶,“返程一般50%的概率會接到人,如果不趕時間,多等一下會增加概率。”趙曉磊認為嘀嗒順風車的定價機制不合理,“單價太低,除非十分順路或者返空,不然不值得接。”

    上游新聞對比嘀嗒和哈啰兩個平臺發現,同樣是巴國城到彈子石,哈啰順風車顯示的價格為28.6元,嘀嗒則要便宜2元多。

    “嘀嗒平臺限制太多,不僅一天只能接到4天,晚上還只能運行到11點鐘。”嘀嗒順風車司機曹敖(化名)告訴記者,自己滴滴順風車線下后,他注冊了嘀嗒順風車,平時在跑快車的基礎上接接單。雖然嘀嗒平臺上的順風車訂單比較多,但是因為一天只能接四單,所以幾乎沒怎么用,只是要跑長途的時候看看能不能順帶乘客,以補貼油費。

    記者了解到,在2018年滴滴順風車經歷一系列惡性事件后,市場發展發生轉折:滴滴順風車停擺,高德下線順風車業務,嘀嗒也宣布暫停順風車“午夜場”。不過近日記者深夜使用嘀嗒順風車發現,午夜12點后,嘀嗒順風車依然可以下單,司機告訴記者,也是最近才發現這一改變。

    值得一提的是,關于嘀嗒順風車,網友還多次曝出平臺BUG稱,乘客到達目的地后,如果拒絕付款,司機一直收不到錢,。在這點上,嘀嗒順風車司機曹敖深感認同。他告訴上游新聞記者,他幾次都遇到乘客承若加價給感謝費,或加收高速路路費,但下車后又反水,司機對此一點辦法都沒有。在采訪過程中,曹敖多次向記者提到“憋屈”二字:“嘀嗒平臺對司機和乘客兩端的監管還是有很多提升的地方。”

    安全探索

    安全有改進 但無革命性進展

    提到順風車,安全是一個繞不開的話題。共享出行的安全主要分為行程前對車主、乘客的審查以及行程中對雙方的保護以及客服的響應速度。當滴滴順風車乘客遇害事件發生后,各平臺都著力打造安全措施。

    此前,哈啰順風車也宣布其在安全方面的措施,比如在產品定位設計上拒絕社交相關功能,司乘溝通采用虛擬號碼。針對車主審核,哈啰順風車建立了一套包含事前、事中、事后各環節的多重審核制度,并與阿里云達成合作,通過實名認證、司機三證驗真、人臉活體驗真、犯罪記錄篩查及失信行為篩查等多重流程,對車主資質進行全方位審核。哈啰出行還和全國各地公安部門合作,對接入平臺的司機進行背景審查,杜絕問題司機進入平臺等。

    記者此前從哈啰順風車了解到,其設立了7×24小時專職客服,解決司乘問題。在實際體驗中,上游新聞記者坐上哈啰順風車后,在頁面上找到“聯系客戶”的按鈕,按下后系統直接撥打95218900客服電話咨詢。此外,在APP上的“安全中心”,設置了一鍵報警功能。哈啰順風車司機張師傅表示,在哈啰上注冊時提供了身份證、駕駛證、車輛照片以及個人實拍照片,一天后審核通過。“在接單時,還要進行車主認證,即車主要對著攝像頭拍照,以確認是本人,但是發車時并不需要再次確認。”

    “在安全方面,嘀嗒跟哈啰類似。”順風車司機趙曉磊表示,司機在嘀嗒平臺上接單有人臉識別,安全方面有了改進。不過他從未聽說過“一鍵報警”等功能。他認為,順風車平臺應該增加客服數量,用戶反饋的問題平臺應及時關注、及時解決,這樣才能降低用戶的使用風險。

    此外,上游新聞采訪了解到,此前在其他城市,哈啰和嘀嗒順風車都暫停了“深夜訂單”,即只能在上午5點到23點接單,但是目前這一限制并未在重慶實行。哈啰順風車客服人員也并未給記者具體解釋,只是表示個別城市之間情況不同。

    鏈接

    順風車行業仍有長路要走

    在共享經濟時代,相比網約車、出租車,順風車無疑最是接近共享概念的,同時也是平臺極度依賴的盈利窗口。根據滴滴出行此前發布的數據,順風車上線3年以來,出行次數達到10億次以上,順風車業務在2017年為滴滴帶來8億元利潤。如此看來,順風車是個賺錢的生意。

    同時在司乘兩端,順風車也具有大量的市場需求。根據滴滴之前公布的數據,滴滴順風車車主數量將近千萬,每天滴滴平臺承接完成的順風車訂單就超過200-300萬單。2018年春運期間(2018年2月1日-3月12日),共計3067萬人次乘坐滴滴跨城順風車回家和返程,運客量相當于春運增開了45913列8節動車組或者170388架波音737飛機。

    同樣在嘀嗒平臺,2016年有382萬名乘客通過嘀嗒拼車(現嘀嗒順風車)返鄉過年。2017年春運季,嘀嗒拼車運送人次達528萬。而到2018年春運季時,嘀嗒出行春運順風車服務總人次以突破1608萬人,呈明顯上漲態勢。

    不過經歷一系列風波后,哈啰、嘀嗒能否填補滴滴留下的市場空缺,甚至帶動行業良性發展?在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分析師陳禮騰看來,順風車事件發生之后,滴滴、嘀嗒、高德等均暫停或修改了順風車業務的規則,順風車進入發展緩慢期,這時候進入,有助于哈啰順風車的發展,“盡管滴滴順風車業務暫停,其用戶規模還是遠遠高于其他平臺,哈啰進入該市場阻力不小。但該市場尚處于空缺狀態,是進入的較好時機。”

    根據極光大數據2018年第4季度APP市場滲透率數據顯示,滴滴出行滲透率為14.7%,嘀嗒出行滲透率為1.9%,哈啰出行滲透率為1.6%。業內人士認為,此前順風車市場的壯大,一定程度上依賴滴滴所積累起的廣大用戶和技術,車輛運力充分,發布的路線多,乘客自然更容易叫到車。目前看來,不管是哈啰,還是嘀嗒,都未從技術上完全解決滴滴順風車所面臨的問題。在運營經驗、出行數據的積累和匹配的算法等方面,還需要時間來提升,整個順風車行業仍有長路要走。(來源:重慶商報 文/張宇 李夢夢)

    今年是《電子商務法》實施的第一個315“國際消費者權益日”。為此,電商行業投訴一站式服務平臺——電子商務消費糾紛調解平臺(315.100ec.cn)發起“‘律’動網購,我在行動!”的“3·15”主題活動,為期一個月。通過報告發布、榜單評級、案例披露、投訴曝光、綠色通道、消費預警、專題聚焦、滾動播報、全媒體矩陣和3000+注冊媒體記者通報等多種形式,對網絡消費維權難點、熱點和相關平臺、商家點名鞭策。電子商務消費糾紛調解平臺綠色通道入駐持續開放中,包括京東、蘇寧易購、拼多多、唯品會、國美、網易考拉、網易嚴選、美囤媽媽、蜜芽、貝貝、亞馬遜中國、聚美優品、途虎養車網、蘑菇街、美麗說、當當網、綠森數碼、豐趣海淘、有贊、云集、楚楚推、寺庫、本來生活、i百聯、返利網、美團點評、飛豬、阿卡索外教網、攜程、去哪兒、藝龍、驢媽媽、同程旅游、分期樂在內的36家電商平臺已入駐,歡迎各電商入駐,提高用戶服務滿意度。

    股票名稱/代碼
    $/總資產
    $/營收
    $/凈利潤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億
    • 385億
    • 94.5億
    • 京東JD.US
    • 282.6億
    • 557.4億
    • 7.7億
    • 唯品會VIPS.US
    • 583.2億
    • 112.2億
    • 0.4億
    • 寶尊電商BZUN.US
    • 4.60億
    • 6.40億
    • 0.3億
    • 聚美優品JMEI.US
    • 7.60億
    • 8.90億
    • -0.06億
    • 寺庫SECO.US
    • 3.60億
    • 5.80億
    • 0.03億
    广东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