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xqu0e"><legend id="xqu0e"></legend></dd>

    <div id="xqu0e"><ol id="xqu0e"><kbd id="xqu0e"></kbd></ol></div>
    <dd id="xqu0e"></dd>
  • <div id="xqu0e"><tr id="xqu0e"></tr></div>

  • <em id="xqu0e"><ol id="xqu0e"></ol></em><div id="xqu0e"></div>
  • <em id="xqu0e"></em>
  • <dd id="xqu0e"></dd>
    <div id="xqu0e"><tr id="xqu0e"></tr></div>

    當前位置:100EC>B2C動態>馬云的「新制造」 也是阿里云IoT的新征程
    馬云的「新制造」 也是阿里云IoT的新征程
    發布時間:2018年09月23日 10:48:18

    (網經社訊)null

    無論馬云是否交出他的權柄,這個屢次突破公眾預期的商業奇才都還將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扮演阿里巴巴精神領袖的角色。

    或者說,馬云之所以能夠在「BAT」里成為第一個宣布退休計劃的人,這和阿里管理團隊的結構性特征不無關系:既有老板在上面暢言務虛,也有下面的干部負責務實的拿出并執行實現方案。

    就像前幾年的云棲大會,馬云把「新零售」的鑼鼓敲得響徹天際,接下來的事情就由阿里集團的各條BU協力落地,用業務承接「新零售」的種種形態。

    到了今年,「新零售」之后被馬云幾乎以同樣鄭重的態度提出的概念,是「新制造」,考慮到前后兩者分別來自消費端和供應端的線索,這種轉移,又和注定是項長久工作的供給側改革保持著高度一致的規律。

    1887年,英國議會通過法案,強制要求進入本土市場的德國商品必須注明國籍,不能混淆視聽,蓄意假冒品質優異的英國商品。

    這在今天是很難想象的劇情,德國制造竟然處在歧視鏈的末端,且要遭遇如此的奇恥大辱。然而,考慮到維爾納·馮·西門子捐建的帝國物理技術研究所同年方才成立成立,德國對于科技創新的追求也剛剛展露萌芽,一切的觀念轉變,都取決于后來發生的既漫長又急劇的故事。

    迄今為止,「工業4.0」作為德國提出的行動綱領,它都還在全球范圍內引領著工業競賽的進程,包括「中國制造2025」在內的文件,都是以其為藍本譜寫而成。

    阿里云IoT總經理庫偉在采訪環節提到過工業化升級帶來的一些機會,比如印度沒有經歷完整的固網通信時代,而是直接進入了移動互聯網,抑或中國是在信用卡滲透率依然偏低的情況下,把移動支付做到了世界領先的水平,這都意味著產業迭代能夠帶來彎道超車的可能,關鍵在于企業和市場能否把握正確的機遇。

    而馬云從來都是數據價值的高調推動者之一,在中國——甚至可以說是全球——阿里都是一家近乎全鏈都有涉足的科技巨頭,它所掌握的技術能夠兌現許多交易場景。

    比如在接入螞蟻信用分之前的一年,趣店的經營業績是虧損2.33億美元,而在之后的一年,它扭虧為盈的獲利5.77億美元,這個落差生動有趣的證明了數據是如何體現其商業價值的。

    放在IoT的版圖里,就是把由數據組成的互聯網賦能給工業化領域,逆向的改造近百年來工業制造的發展脈絡,倒逼生產商「跳級」搶占未來市場。

    和以往的工業升級不同,由于歷史包袱的重量參差不齊,大型企業在擁抱新技術的時候通常缺乏動力,這種被稱作是「創新者的窘境」的陷阱,屢屢困擾著已經具備領先地位的企業實施轉型。

    相比之下,處在弱勢地位的中小企業多半更有背水一戰的勇氣,這恰好吻合中國制造在國際產業分工里的位置:足夠積極上進,但又不是瓜分最大蛋糕的哪個角色。

    阿里云總裁胡曉明舉了一個例子,重慶渝美——在南岸區茶園生產制造汽車零部件的一家中型工廠——在智能化的升級過程里,就面臨著成本和收益的爭論,所有人都知道必須要為以后提早做出準備,但是究竟要付出多大的代價、以及能否立竿見影的創造效益,這對本就需要小心經營的企業而言,是個兼具果斷和智慧的難題。

    null

    阿里云IoT在為渝美做財務測算的時候得到答案,若以傳統方式改造一條生產線,需要上百萬人民幣的成本,而采用阿里云IoT的解決方案部署,整個報價將可以降低60%,考慮到數字技術的邊際成本,改造規模越大、越徹底,平均成本還會更低。

    亞當·斯密的分工理論,也在這個途徑里得到了充分的證實,除了阿里云IoT之外,英特爾的芯片、博世的傳感器、第三方的MES系統均被有機的整合進來,集各家之所長的為渝美安裝上了「新制造」的全部組件。

    斯坦福大學的日本裔經濟學教授青木昌彥研究過產業集群在信息時代到來之后所產生的「共振效應」,和傳統的強調地理位置的協同作用——比如紐約的時尚產業、底特律的汽車產業——不同,科技型的公司能夠自發的形成模塊化的市場,在這里既有橫向的贏家通吃的結果,也有縱向的相互依賴和刺激的結果。

    以蘋果公司為例,它在最為窘迫和困難的階段,曾被競爭對手微軟以1.5億美元的投資拯救,這并非是來自比爾·蓋茨的善心大發,或是某種悲天憫人的救贖,而是因為微軟當時是除了蘋果之外的最大一家Mac軟件開發商,如果蘋果小時了,同時也意味著微軟將會損失數以百萬計的軟件用戶,這同樣屬于相當重大的損失。

    專欄作家Code Academy曾在Twitter針對這段歷史寫道:「有的時候,消除競爭并非取勝唯一途徑。」包括蘋果后來在和三星就手機專利抄襲的議題把官司打到巡回法院的激烈時期,三星依然是蘋果最穩定和核心的零部件供應商,這種關系并不會受到訴訟案的影響。

    「新制造」也是沿襲自相似的道理,當制造業主動擁抱個性化、定制化、智能化,那么可能連人們想象中的對于工廠的定義都會發生根本性的范式轉移,IoT會讓它更多的呈現出生物的特性:按照外界環境的刺激,分泌必要和恰當的物質,

    按照凱文·凱利的說法,機器的未來是生物化的,而生物化的本質,又是工程化的:「那些原屬于生命體但卻成功被移植到機械系統中的特質包括自我復制、自我管理、有限的自我修復、適度進化以及局部學習??我想,也許會出現這樣一個世界,其中有變異的建筑、活著的硅聚合物、脫機進化的軟件程序,自適應的車輛、塞滿共同進化家具的房間、打掃衛生的蚊型機器人、能治病的人造生物病毒、神經性插座、半機械身體部件、定制糧食作物、模擬人格、以及由不斷變化的計算設備組成的巨型生態。」

    當然,和凱文·凱利相對消極的認為這是一個走向失控——也就是人類逐漸喪失身為造物主的尊嚴——的過程不同的是,馬云老師還是很樂觀的,他說機器可以獲得聰明,但智慧永遠被人占有,「聰明是我們知道自己要什么,而智慧是知道自己不要什么,機器可以更聰明,可以快速、可以更精準,但機器不可能有價值觀、不可能有夢想、不可能有愛,因為機器只有機心、芯片,而人類有愛心。」

    這又是一個值得花上數十年甚至一個代際去見證的話題。(來源:鳳凰網科技 文/闌夕)

    據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微信ID:i100ec)不完全統計,今年雙十一除了天貓、京東、蘇寧易購等“頭部平臺”外,還吸引了100多家各類電商平臺參與,主要包括:二線平臺的國美、亞馬遜中國;社交電商平臺拼多多、云集、微店、小紅書、蘑菇街、有贊,跨境電商平臺速賣通、網易考拉、洋碼頭、寺庫,垂直平臺貝貝網、寶寶樹、蜜芽,精品電商平臺網易嚴選、小米有品,生鮮新零售盒馬鮮生、每日優鮮,生活服務平臺飛豬、美團、攜程等。為此,網經社與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啟動“直擊雙十一”十周年特別策劃(專題http://www.iifv.tw/zt/18s11),通過密集播報、專題直擊、現場探訪、投訴維權、社群直播和網購預警、電商快評、評測榜單、主題報告、媒體評論,各大電商平臺進行持續跟蹤直播、監測、評論、監督,為您帶來獨一無二的雙11狂歡盛宴。

    【關鍵詞】馬云新制造IOT
    股票名稱/代碼
    $/總資產
    $/營收
    $/凈利潤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億
    • 385億
    • 94.5億
    • 京東JD.US
    • 282.6億
    • 557.4億
    • 7.7億
    • 唯品會VIPS.US
    • 583.2億
    • 112.2億
    • 0.4億
    • 寶尊電商BZUN.US
    • 4.60億
    • 6.40億
    • 0.3億
    • 聚美優品JMEI.US
    • 7.60億
    • 8.90億
    • -0.06億
    • 寺庫SECO.US
    • 3.60億
    • 5.80億
    • 0.03億
    广东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