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xqu0e"><legend id="xqu0e"></legend></dd>

    <div id="xqu0e"><ol id="xqu0e"><kbd id="xqu0e"></kbd></ol></div>
    <dd id="xqu0e"></dd>
  • <div id="xqu0e"><tr id="xqu0e"></tr></div>

  • <em id="xqu0e"><ol id="xqu0e"></ol></em><div id="xqu0e"></div>
  • <em id="xqu0e"></em>
  • <dd id="xqu0e"></dd>
    <div id="xqu0e"><tr id="xqu0e"></tr></div>

    當前位置:100EC>行業研究>淺析:從SaaS“鼻祖”Salesforce看中國企業服務未來
    淺析:從SaaS“鼻祖”Salesforce看中國企業服務未來
    發布時間:2018年09月21日 10:25:09

    (網經社訊)【編者按】2005年到2008年,中國第一批SaaS" title="SaaS" target="_blank">SaaS創業者,SaaS概念期,從0到1,教育市場,幾乎沒有媒體的聲音,資本的布局;2008年到2011年,SaaS基礎完備期,云計算潤物無聲;2011年到2014年,SaaS創業期,創業者回歸;2014年到2017年,SaaS生態初建,媒體回歸,資本回歸。本文從SaaS的角度回顧中國企業服務的回歸突破歷程。

    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從1978年的徘徊苦悶,到2008年的激越亢奮,再到此時此刻的集體焦慮,四十年里中國以空前的發展速度,向世界證明了自己的勇氣和格局。同時,也讓這個國家在巨大的變革中,邁向更遼闊的未來。伴隨著中國高速發展的列車,中國企業服務領域從無到有,一路跌跌撞撞,伴隨著模式的創新,技術的變革,認知的升級,在一次次迭代中砥礪前行,也在一次次的彷徨和轉折中,回歸·突破。

    下文我將從SaaS的角度回顧中國企業服務的回歸突破歷程,而源頭從0到1的過程則要從國外的Salesforce說起,從創意到創業。

    1、1999年Salesforce從創意到創業:星星點火

    1999年是互聯網泡沫膨脹到最高峰的一年,馬克·貝尼奧夫當時27歲,已是Oracle歷史上最年輕的高級副總裁,離職創辦了Salesforce。在創業之初,按需消費(on-demand)、軟件即服務(SaaS)、多租戶(multitenant)或者云計算這些名詞還沒有出現。但是馬克·貝尼奧夫堅定認為相比僵硬的傳統軟件包以及復雜的硬件和網絡設備安裝維護,將軟件作為一種服務來銷售的創意是顛覆性的,服務分布在云端,通過互聯網即可使用!他希望努力讓用戶真正做到在全世界任何地方任何時間任何設備享受服務。

    服務分布在云端,通過互聯網即可使用!這是在認知和商業模式上的重大突破。而這次突破也讓Salesforce成為CRM領域中“最早吃螃蟹的人”

    視角轉到2004年,那一年的6月23日,Salesforce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而這件事回歸到今天看來,意義非凡,因為這件事在一定程度上引發了2005年中國第一批SaaS的突破! 盡管「突破」一詞換成「破土」更合適。

    2、2005年中國第一批SaaS創業者:教育市場

    Salesforce的成功,讓中國的創業者看到了希望和光明,把這星星之火引入了中國,迎來了中國第一批SaaS創業者。作為一定程度上Salesforce的追隨者,以及中國SaaS的先行者,他們成為了國內“最早吃螃蟹的人”

    八百客,今目標,xtools在當時都是耳熟能詳的名字,其中不乏有的廠商就是對標Salesforce做的。盡管2003年SaaS等名詞在國外已經出現,但是在中國,創業者過的并不舒服,局面一直很難打開,盡管他們很努力,但在PC時代的土壤里SaaS就如同冬日土地里的種子很難發芽。

    我們現在回歸到當時的環境來看一看

    2005年美國的市場已經相對成熟,經濟上體量龐大,寬帶網速等基礎設施相對健全,投資機構普遍認可SaaS商業模式,企業用戶普遍具備了通過SaaS助力企業發展的認知。天時,地利,人和。

    2005年中國情況如何呢?05年是中國全面融入全球化浪潮中的一年,市場不夠成熟且潛力還需釋放,經濟體量上,中國2.229萬億美元的GDP相比當時美國13.09萬億美元的GDP總量,確確實實是扎心的差距。

    再看企業用戶,用戶都在粗獷,野蠻的發展,缺乏對企業服務的認知;同時SaaS的安全性問題在中國當時的環境下也很難得到用戶的認可;還有一點,網速慢!網費貴!上網不管是對個人還是對企業仍是一件奢侈的事!就連創業者也會懷疑,SaaS創業那么艱難是SaaS的問題還是tmd網速的問題!

    再看資本關注點在何處?當時PC互聯網已成為風口,上文提到的1999年互聯網泡沫雖然破滅,但是在2005年,互聯網第二播春天其實已經到來。當時PC互聯網下toC的機會到處都是,天花板遙不可及,發展迅猛。賦能個人似乎來錢更容易誰還會整天苦逼的做SaaS!資本根本無暇顧及toB。

    我們來看2005年到2008年的這三年,在紙媒盛行與互聯網普及相互交織的時代,SaaS局面無法打開容易忽略的點就是信息傳播通道的閉塞,使得只僅僅少數的用戶被教育。一本雜志,一本計算機報可能還是獲取新知的主要途徑;包括從1989到2005年這16年間,我們發現SaaS并沒有像當時用友做財務在線化那樣發展迅猛,因為SaaS還不是剛需。當時國內并沒把SaaS稱為SaaS,而是叫做軟件租賃。但不管怎么說,作為中國第一批SaaS,先行者布道,他們教育了市場。

    3、2008年云計算布雨:潤物無聲

    正如上段所提到,SaaS當時還叫做軟件租賃,崔牛會創始人崔強認為「云計算可能是當時“SaaS”的救命稻草」他認為當時的SaaS其實只有SaaS,并沒有底層的架構,如果沒有云計算,在2008年第一批SaaS創業者可能已經全軍覆沒了。而云計算使得IaaS等底層基礎設施被激活,一定程度上充當了互聯網的管道和煤氣。而基礎設施需要巨大的投入,只能由大廠來做。

    那時候電子商務發展迅猛,淘寶網本質上也是SaaS的表現形式之一,而分布式云計算的落地相當程度上是基于淘寶網的實際需求。在2008年9月,阿里巴巴在國內率先確定“云計算戰略”——阿里云。之后騰訊云,Ucloud,華為云,京東云,青云,百度云等云平臺也強勢入場。各種云平臺的出現使得底層能力IaaS普及,這才真正的讓服務分布在云端成為了可能,為SaaS的回歸與突破提供了全新的土壤。

    據悉,2018年,云服務商的節奏越發緊湊。一邊忙著全國各地簽約智慧城市,吸引合作伙伴的加入,另一邊盯著全局查漏補缺。任何一環的稍有不慎,就可能被友商趕超。同時新的生命力量在不斷匯入。有平臺數據預測,2020年中國云市場規模將達到603.6億元。

    4、2011年第二批SaaS創業者:回歸突破

    如果說各云平臺為SaaS的回歸提供了全新的土壤,那么2011年3G技術實現大規模商用,以及智能化終端的普及實際上為其提供了豐富的肥料。有了土壤和肥料,中國涌現出了第二批SaaS公司,創業者回歸!

    2011年到2014年這一批SaaS創業者,都在挖掘自己的基因和天賦,在某個領域各顯風騷以期成為第一名。垂直行業應用領域,就可細分餐飲SaaS,醫美SaaS,金融SaaS等16個模塊;

    企業管理領域,財稅服務,協同OA,ERP,智能硬件等十幾個模塊不斷有企業入局;支撐服務領域,支付服務,電子簽約,驗證服務等模塊一直沒斷過繼任者和顛覆者的較量。當然,這里面還包括基礎平臺領域以及CRM領域的創業者。

    5、2014年生態初建:烈火燎原

    2011年-2014年迎來了SaaS的創業浪潮期,創業者回歸,但那個時候創業的生態其實還不夠健全,在2014年,我們會發現這個時間節點上,媒體在回歸,資本在回歸。

    崔牛會創始人崔強在2014年11月份在北大光華舉辦了中國第一次SaaS高峰論壇,之后的2015年被普遍認為是中國SaaS元年。隨后的2015年到2017年SaaS完全變成了資本市場的寵兒。媒體從當初的不屑變成了追捧。同時以IDG資本牛奎光,紅杉資本周逵,東方富海陳利偉,經緯資本左凌燁等投資人為代表的投資機構也一直關注SaaS的發展,在toB市場重金布局。

    我們現在辯證的來看2014年-2017年這波浪潮。

    媒體方面,大量的報道使得toB效應放大,更多的創業者和資本進入toB領域,有利于形成良性循環,快速推動行業發展。同時有投機心理的創業者也被帶入市場,一張PPT獲得融資,在一定程度上行業開始變得良莠不齊。這為之后的市場冷卻埋下了伏筆。

    資本方面,toC領域機會越來越少,toB領域潛力巨大,尚待挖掘。對比國外40-50家toB獨角獸,中國toB領域一定會有獨角獸出現。資本的邏輯是寧愿投錯不愿錯過!這也一定程度上導致了資本其實是交了一筆學費。

    6、2017年回歸理性:優勝劣汰年

    到了2017年下半年,行業巨變,頭部的Saas公司增長進入瓶頸,甚至通過裁員等調整來適應市場變化,同時SaaS市場投融資節奏大幅放緩,很多投資人、媒體、創業者心中都在思考2014年的時候創業者回歸了,資本回歸,媒體回歸了,同時底層基礎設施也建的差不多了,2015年已經是所謂到SaaS元年了,為何還會在僅兩年之后出現整個行業冷卻,甚至2018年出現資本寒冬?

    可能一個解釋就是2015年或許并不是SaaS元年

    2005年到2008年,中國第一批SaaS創業者,SaaS概念期,從0到1,教育市場,幾乎沒有媒體的聲音,資本的布局;

    2008年到2011年,SaaS基礎完備期,云計算潤物無聲;

    2011年到2014年,SaaS創業期,創業者回歸;

    2014年到2017年,SaaS生態初建,媒體回歸,資本回歸,

    在此浪潮中,整個生態里面,資本,媒體,創業者的回歸雖然讓整個行業瘋狂發展,但企業用戶的選擇成本和溝通成本實依然很大,一定程度上,生態中的企業用戶并沒有回歸!而2018年至今的所謂資本寒冬,對于創業者來說無疑成為良幣驅逐劣幣,市場回歸健康的表現。而寒冬之后,那些具備很高的服務價值,并且對企業用戶來說又具備極高的業務杠桿的SaaS廠商必將迎來企業用戶對于SaaS的重新認知和需求提升,迎來企業用戶的回歸!(來源:牛透社 文/牛小眸 編選:電子商務研究中心)

    據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微信ID:i100ec)不完全統計,今年雙十一除了天貓、京東、蘇寧易購等“頭部平臺”外,還吸引了100多家各類電商平臺參與,主要包括:二線平臺的國美、亞馬遜中國;社交電商平臺拼多多、云集、微店、小紅書、蘑菇街、有贊,跨境電商平臺速賣通、網易考拉、洋碼頭、寺庫,垂直平臺貝貝網、寶寶樹、蜜芽,精品電商平臺網易嚴選、小米有品,生鮮新零售盒馬鮮生、每日優鮮,生活服務平臺飛豬、美團、攜程等。為此,網經社與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啟動“直擊雙十一”十周年特別策劃(專題http://www.iifv.tw/zt/18s11),通過密集播報、專題直擊、現場探訪、投訴維權、社群直播和網購預警、電商快評、評測榜單、主題報告、媒體評論,各大電商平臺進行持續跟蹤直播、監測、評論、監督,為您帶來獨一無二的雙11狂歡盛宴。

    【關鍵詞】SaaS牛小眸B2B
    股票名稱/代碼
    $/總資產
    $/營收
    $/凈利潤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億
    • 385億
    • 94.5億
    • 京東JD.US
    • 282.6億
    • 557.4億
    • 7.7億
    • 唯品會VIPS.US
    • 583.2億
    • 112.2億
    • 0.4億
    • 寶尊電商BZUN.US
    • 4.60億
    • 6.40億
    • 0.3億
    • 聚美優品JMEI.US
    • 7.60億
    • 8.90億
    • -0.06億
    • 寺庫SECO.US
    • 3.60億
    • 5.80億
    • 0.03億
    广东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