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xqu0e"><legend id="xqu0e"></legend></dd>

    <div id="xqu0e"><ol id="xqu0e"><kbd id="xqu0e"></kbd></ol></div>
    <dd id="xqu0e"></dd>
  • <div id="xqu0e"><tr id="xqu0e"></tr></div>

  • <em id="xqu0e"><ol id="xqu0e"></ol></em><div id="xqu0e"></div>
  • <em id="xqu0e"></em>
  • <dd id="xqu0e"></dd>
    <div id="xqu0e"><tr id="xqu0e"></tr></div>

    當前位置:100EC>媒體評論>陳禮騰:美團點評的擴張速度之快導致短期內難盈利
    陳禮騰:美團點評的擴張速度之快導致短期內難盈利
    發布時間:2018年09月21日 09:16:17

    (網經社訊)摘要: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生活服務電商分析師陳禮騰在接受《時代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現如今在線外賣行業的用戶群基本穩定,平臺要考慮的更多是用戶的留存,美團餓了么的競爭將不再是簡單的補貼,而是業務的全面性以及服務的高效和優質性。

    陳禮騰向時代財經指出:“美團點評的擴張速度之快,導致其很難在短期內實現盈利。由于多業務的并行,其需要承受很大的壓力,對于團隊的協同以及資金的運作需要較高的水平。盡管美團未能盈利,但其具備盈利的能力。”

    以下是報道原文全文:《美團敲鐘上市,“敵人”心頭一緊?》

    說不上市的美團點評(以下簡稱美團,03690.HK),最終還是在港交所敲響了上市的鐘聲。

    今日(9月20日),美團正式在港交所掛牌上市,繼小米后,成為了第二個“同股不同權”的科技公司。

    團購的千團大戰一步步成為了互聯網小巨頭,創業者王興與美團點評如今跨進了資本市場的大門,也將是它們新挑戰的開始。

    上市之鐘

    美團發行價為每股69港元,首日開盤價每股72.9港元,較發行價上漲5.6%,總共發行4.8億股。截至20日收盤,美團收于每股72.65港元,總市值508.5億美元。從當前市值來看,美團已經超過小米、京東等公司,成為中國市值排名第四的互聯網公司。

    作為繼小米之后,又一個同股不同權的明星公司,美團的身上同樣貼著新經濟代表的標簽,千億估值,巨大流量,同股不同權,上市當日推出期權等衍生品。無論是資本市場、抑或是港交所,美團的上市待遇,都與小米平起平坐。

    創建于2007年的美團網,在團購大戰依靠強勁的地推能力存活下來,且在轉型中抓住了中國餐飲外賣的風口,成為國內餐飲外賣服務的巨頭。543億美元的高估值,讓市場看到了餐飲外賣的未來增長性。

    美團的招股書顯示,截至2018年前四個月,美團實現營業收入158.24億元,超過2016年全年營業收入130億元,接近2017年全年營業收入339億元的一半。這一數值較2017年前四個月的營業收入81.19億元翻了近一番。

    美團的業績由三大板塊支撐——餐飲外賣,到店、酒店及旅游,新業務及其他。其中,尤以外賣業務占據比例最高,達到61.2%,其余分別為27.5%、11.3%。

    換言之,美團雖然有意識提高其他業務的營收比例,降低公司“外賣”屬性,但“外賣”的標簽還是緊緊地貼在美團身上。

    擴張之壓

    去年10月,在美團完成40億美元融資時,王興曾說“如果我們想上市立刻就可以上市,但這不是最好的選擇。”但不到一年,王興就改口了,至此,美團也成為了奔赴港股上市流的其中一員。

    相對于“上市不是最好的選擇”,美團此時上市則遇上了“不是最好的時機”。雖然國內企業對赴港上市趨之若鶩,但目前的港股市場并不是很樂觀。

    據證券日報報道,今年以來有156家公司赴港上市,其中上市首日破發的有46只,占比30%,截至9月20日,有114只個股處于破發狀態,占比超過73%,其中破發幅度在60%以上的有9只,破發幅度50%以上的有26只。

    作為上市“前輩”的小米,上市首日跌破17元的發行價,雖一度有過較大漲幅,但目前呈“東南走向”的K線圖,依舊說明了市場的疲軟與態度。截至9月20日,小米收盤價為16.48港元,依舊處在發行價的水平線之下。

    上海社科院互聯網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李易對時代財經說:“企業IPO不乏兩種,一是企業在一級市場已經無法融到錢了,但還需要不斷燒錢,只能去二級市場找錢,如蔚來汽車;二是企業在資本市場青睞、股民期待的情況下,順理成章上市了。”

    對于美團的上市,資本市場相對樂觀,一開始也給出了600億美元的估值,即便有所下降,也達到540多億。美團的高估值,與其多元的業務息息相關。

    自創立起,王興就沒打算把美團設定在固定的圈子內,他不希望給美團設置邊界,認為美團的游戲是“無限的游戲”。

    最近兩年,美團的業務邊界不停擴張,除了外賣和到店業務外(團購),還涵蓋酒店、旅游、打車、票務、短租、美業、家政、共享充電寶、生鮮電商等各個方面。

    今年4月份,美團總計斥資155.63億人民幣,其中包括94.43億人民幣現金、58.88億人民幣優先股和2.32億元期權,將摩拜單車收入囊中。大量的現金支出,加上摩拜的虧損,是造成美團整體虧損的重要因素之一。根據其招股書的數據,美團前四個月的虧損凈額為20.20億元,去年同期虧損2.55億元。

    業務上四處出擊,美團的資金需求這個“雪球”也是越滾越大。7年的時間里,美團融資超過570億人民幣,假若美團不上市,繼續燒錢之下,它的融資也就不會停。

    僅僅在今年,美團在打車、共享單車、生鮮電商方面,就接連開劈了多個戰場,其距離上一輪融資已經過去了一年,它需要更多的資金來支撐業務的擴張。

    自2016年開始,美團每一輪融資的背后,都有著騰訊的身影。但今年以來,騰訊自己也不好過,截至9月20日,騰訊市值已蒸發了大約1117億美元,二季度凈利潤13年來首次下降,債務甚至達到了353億元人民幣。

    艾媒咨詢CEO張毅對時代財經表示:“預計2018年-2019年,資本市場都會比較嚴峻,這就會導致一線市場的VC們不太可能也不太敢大筆資金進行投資,所以對于前景好,或天花板較高的業務,就需要由二級市場承接了。雖然二級市場的個人投資數額不多,但勝在股民多。”

    美團這次上市,也被普遍解讀為王興需要更多的資金,保證其在更長戰線上與“敵人”的“開戰”。

    四面之敵

    校內網、飯否,再到如今的美團,一次次的創業經歷,都證明了王興并不是一個“羊”性的創業者,也賦予了美團如今的“好戰”屬性。

    它四面出擊,以至于四面樹敵,對手既包括中國最有實力的互聯網巨頭、老牌公司、上市網企,也包括最具狼性的創業公司、新興明星項目。

    餐飲外賣是美團的支柱業務,但是在外賣市場并非美團一家獨大。在百度外賣被餓了么收購后,美團與其形成了市場拉鋸狀態。

    據美團招股書披露,從2015年到2018年第一季度,美團的市場份額從3成提升到了近6成,展現出了強大的作戰能力。但,為搶到這個市場份額,美團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其招股書顯示,2015-2017年間,美團的銷售及營銷開支逐年走高,分別達到驚人的71億元、83億元、109億元。

    隨著上市動作的完成,美團打通了資本市場的融資通道,能夠獲得源源不斷地輸血。對于宿敵餓了么而言,這似乎并不是一個好消息。

    張毅表示:“餓了么的背后有著阿里,因為它是阿里新零售生態的重要一環,所以有著雄厚的資金支持。”

    餓了么并沒有坐以待斃,甚至主動出擊。在今年6月美團提交招股書后不久,餓了么就宣布投入30億元人民幣,在7月份發起持續三個月之久的以滿減折扣、優惠卷等形式展開的“夏季攻勢”,劍指美團。

    這一動作,效果十分明顯。餓了么CEO王磊在9月18日的阿里巴巴2018全球投資者大會中交出了首份成績單,當季的月活用戶比上個季度增長了逾30%!

    無獨有偶,就在美團上市的同日,餓了么在上海和北京上線了星巴克專線配送服務。有意思的是,據此前的媒體報道,美團當時也曾參與過星巴克外賣業務的爭奪。

    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生活服務電商分析師陳禮騰對時代財經指出:“現如今在線外賣行業的用戶群基本穩定,平臺要考慮的更多是用戶的留存,美團與餓了么的競爭將不再是簡單的補貼,而是業務的全面性以及服務的高效和優質性。”

    除了步步逼近的餓了么,美團還需要應付突然闖入的滴滴外賣。

    今年4月份,滴滴外賣登陸江蘇無錫,直指美團外賣的大后方。雙方迅速展開廝殺,補貼大戰再度打響,進而引起監管部門的叫停。

    緊接著,滴滴外賣宣布進軍全國9座城市。從網約車跨界到外賣,滴滴的舉動被業內解讀成對美團指染網約車的反擊。

    今年3月份,美團打車強勢入滬,利用一大波補貼迅速搶占了司機端和乘客端,并宣稱只用了10天,就拿下了30%的市場。

    美團的入場攪局,觸動了滴滴的神經。可以發現,滴滴外賣的進軍途徑、擴張策略、宣傳方式以及結果,都與美團打車如出一轍,警告意味十分明顯。

    事實上,美團網約車業務的開展并不輕松。招股書上顯示,美團網約車的司機成本2017年全年為2.93億人民幣,但今年前4個月這一數字就已經達到了9.76億元。

    如今,在上市后擁有更充裕資金的美團,對滴滴的威脅程度無疑將得到加大。在出行領域,一場大戰或已在醞釀之中。

    但陳禮騰向時代財經指出:“美團點評的擴張速度之快,導致其很難在短期內實現盈利。由于多業務的并行,其需要承受很大的壓力,對于團隊的協同以及資金的運作需要較高的水平。盡管美團未能盈利,但其具備盈利的能力。”

    相對于餐飲外賣、新業務及其他這兩大業務板塊外,到店、酒店及旅游則是美團的現金“奶牛”。2017年,該板塊業務僅占比3成,但毛利率卻高達8成,被業內視作是美團扭虧為盈的希望。該業務通過向游客提供預訂入口,收取商家的傭金,相比外賣需要組織騎手的重模式,成本壓力并不大。以行業巨頭攜程網為例,其2017年總營收是268億元,毛利率同樣高達83%。

    面對巨大的蛋糕,一直主打一站式生活服務的美團并不愿意錯過。但跨界進入旅游領域,美團也不可避免將會與包括攜程網、同程藝龍以及去哪兒在內的“敵人”直接交火。

    在酒旅領域,美團同樣以攪局者的身份入局。美團的獨特優勢在于“高頻帶低頻”,即是,美團可以利用外賣、到店等作為入口,獲取高頻用戶流量,然后將用戶流量引入酒旅等低頻消費中。

    其招股書也提到,2017年,超過80%的新增酒店預訂消費者及約74%的新增其他生活服務消費者是從餐飲外賣及到店這兩個核心品類轉換而來。在2015-2017年,美團的到店、酒店及旅游業務營收分別為37.7億、70.2億、108.5億,三年翻了近3倍,空間潛力巨大。

    然而,雖然美團是以一匹黑馬的姿態出現在酒店旅游領域,但深耕該領域十幾年的龍頭企業攜程網也不容小覷。

    李易表示:“在面臨同樣的政策監管時,美團與“攜程系”相比,抗風險能力肯定更弱。此外,攜程系可以互相協同,保持對外作戰的一致性,比如資金、人員資源等。而美團,目前還是孤軍奮戰。”

    重要的是,2013年才開始進入酒店預訂領域的美團酒店,已錯失了時間優勢,后果便是資源方面的落后,特別是高星級酒店。直到2016年,美團才啟動了高星級酒店戰略,開始深入高星級酒店腹地,接連與凱萊酒店集團、玉淵潭酒店集團、雅閣酒店集團等合作。截至2017年底,美團點評的酒店合作商約34萬家,但攜程已多達100萬家。

    張毅向時代財經指出:“美團應更多考慮的是公司精力的問題。集中精力,在某個領域撕開一道口子,將是美團未來必須要做的事情,而不應該全線出擊。”他認為,酒旅市場龐大,也是輕模式,并不要擔憂成本問題,值得未來美團可以集中精力發展。

    因為打車、外賣等業務通過補貼低價搶市場的模式,美團一直被業內稱作“攪局者”。美團此次上市后,將獲得超過40億美元的募資補充。值得注意的是,“攜程系”的同程藝龍也在上市的途中;而網約車行業的暫時休戰,也不代表王興就能與程維真正握手言和;自美團收購摩拜的那一刻起,也遲早會遇上滴滴的青桔;至于“宿敵”餓了么,當它完全投進阿里的懷抱后,美團與它的戰爭就不會再局限于外賣領域那么簡單。

    上市,只是王興和美團的一次“兵員補充”,戰線越拉越長的王興和美團,不知還有多少硬仗要打。(來源:時代財經 文/陳遠枝)

    據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微信ID:i100ec)不完全統計,今年雙十一除了天貓、京東、蘇寧易購等“頭部平臺”外,還吸引了100多家各類電商平臺參與,主要包括:二線平臺的國美、亞馬遜中國;社交電商平臺拼多多、云集、微店、小紅書、蘑菇街、有贊,跨境電商平臺速賣通、網易考拉、洋碼頭、寺庫,垂直平臺貝貝網、寶寶樹、蜜芽,精品電商平臺網易嚴選、小米有品,生鮮新零售盒馬鮮生、每日優鮮,生活服務平臺飛豬、美團、攜程等。為此,網經社與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啟動“直擊雙十一”十周年特別策劃(專題http://www.iifv.tw/zt/18s11),通過密集播報、專題直擊、現場探訪、投訴維權、社群直播和網購預警、電商快評、評測榜單、主題報告、媒體評論,各大電商平臺進行持續跟蹤直播、監測、評論、監督,為您帶來獨一無二的雙11狂歡盛宴。

    股票名稱/代碼
    $/總資產
    $/營收
    $/凈利潤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億
    • 385億
    • 94.5億
    • 京東JD.US
    • 282.6億
    • 557.4億
    • 7.7億
    • 唯品會VIPS.US
    • 583.2億
    • 112.2億
    • 0.4億
    • 寶尊電商BZUN.US
    • 4.60億
    • 6.40億
    • 0.3億
    • 聚美優品JMEI.US
    • 7.60億
    • 8.90億
    • -0.06億
    • 寺庫SECO.US
    • 3.60億
    • 5.80億
    • 0.03億
    广东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