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xqu0e"><legend id="xqu0e"></legend></dd>

    <div id="xqu0e"><ol id="xqu0e"><kbd id="xqu0e"></kbd></ol></div>
    <dd id="xqu0e"></dd>
  • <div id="xqu0e"><tr id="xqu0e"></tr></div>

  • <em id="xqu0e"><ol id="xqu0e"></ol></em><div id="xqu0e"></div>
  • <em id="xqu0e"></em>
  • <dd id="xqu0e"></dd>
    <div id="xqu0e"><tr id="xqu0e"></tr></div>

    當前位置:100EC>互聯網研究>分析:網紅經濟背后的“種草”之道 一線居民是消費主力
    分析:網紅經濟背后的“種草”之道 一線居民是消費主力
    發布時間:2018年09月21日 09:11:48

    (網經社訊)當網紅遇到電商,年輕人沖動了嗎

      數據揭秘網紅經濟背后的“種草”之道

      當下,做一個放飛自我的“吃貨”,已成為不少年輕人向往的生活狀態。1992年出生的重慶妹子張榆密正是如此,而且她還把“吃”變成自己的事業,做得風生水起。

      網絡上,張榆密的名字叫“密子君”,標簽是網紅,職業是主播。從2016年開始,長相甜美、身材苗條的她在網絡上憑借超大胃口直播吃各種海量食物而走紅——8斤白米飯、54個粽子、40斤小龍蝦……她一次次刷新人們對“能吃”的認知,吸引了大批粉絲。

      “我給大家感覺可能更多的是治愈,希望他們不開心或者心情比較低落的時候看看我的內容,能讓他們心情愉快。”9月18日,張榆密在9.9京東秒 殺“誰是帶貨王”活動的頒獎典禮上說。這次活動中,她成為“全能帶貨王”的大獎得主,獲得100萬元京東E卡和100年京東PLUS會員權益,更重要的 是,通過活動她的粉絲流量電商化了,可以清楚地看到商業價值在哪里。

      網紅“種草”粉絲埋單,漸成青年消費新趨勢

      在短短5天內,“誰是帶貨王”活動雄霸新浪微博熱搜榜,超過20萬名網絡紅人參與。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采訪時,張榆密介紹,自己目 前有800多萬微博粉絲,年齡分布在16歲到30歲之間,以二十五六歲的女性居多。根據微博數據,約五六萬的粉絲助力她成為“全能帶貨王”。

      近年來,網紅“種草”粉絲埋單的消費趨勢已愈發明顯,尤其在青年群體中更受歡迎。

      24歲的施施然是一名新媒體小編,關注了不少時尚博主,頗受網紅經濟影響。“這些博主一般都有網店,有時她們在微博上發一些好看的衣服照片,我也會購買。” 她指著自己的藕粉色連衣裙說,“這條裙子就是網紅同款,穿了以后很多人都夸很漂亮”。

      在施施然看來,網紅經濟崛起是一件有利也有弊的事情。“網紅確實能帶動經濟的發展,他們能創造新鮮事物,引領一部分人,尤其是年輕人的價值觀、 審美和時尚品位。但也有一些害群之馬,靠博眼球出位,攪亂了風氣,也很容易形成反面的示范。”她覺得,網紅也應該有一定的責任擔當,特別反感有些網紅推薦 劣質產品,甚至三無產品,認為這會降低粉絲對這個網紅的信任度。但同時,她也表示,如果網紅推薦的東西和活動有官方介紹,還是很樂意購買和參與的。

      “網紅不是靠金錢和白日夢累積起來的孵化泡沫!”1996年出生的戴月婷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現在有很多大學生也加入了網紅行列,靠自己的聰明才智,在有時間、有精力的情況下通過新媒體的方式賺取生活費。

      “我周圍就有同學在做網紅,他是一位在微博上發段子的搞笑博主,已經有幾萬的粉絲基礎了。”戴月婷說,平時也會有一些產品找這位網紅同學代言,如果他使用后覺得還不錯,就會編段子推廣,一條微博能賺一兩千元。

      不過戴月婷覺得,對于一些還未進行過系統教育、不夠成熟的未成年人來說,如果為了暴利去做網紅,甚至把網紅作為一種人生理想,就屬于畸形發展了。

      施施然對此也深表同感,她說:“現在大家對網紅的普遍印象是,長得好看,賣個萌、發一些日常就能賺錢。其實,做一個成功的網紅門檻很高。社會輿論應該有一種導向,不能只讓人看到網紅光鮮亮麗的一面,而忽視他們背后的努力。”

      理性多沖動少,大數據顯示青年消費實用性高

      “我平時屬于理性消費,用不到的東西,很少買。如果買了東西不用的話,這件商品的價值就沒有實現,屬于浪費。”90后男生魯毅說,物品的使用率是否高、使用需求是否必要,成為他判斷是否購買物品的主要因素。

      那么,像魯毅這樣的理智型青年消費者普遍嗎?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隨機采訪了11位受訪者后發現,僅一名1993年出生的女生圖雅表示自己屬于沖動型消費者,其余10位受訪者均表示自己屬于理智型消費者。

      這一現象,在某種程度上也可通過大數據進行佐證。2018年以來的京東消費數據顯示,電器、手機、電腦辦公、食品飲料及母嬰產品是銷售榜前5名的商品種類。消費年齡層占比從高到低依次是80后、70后、90后、00后。

      “購買一件東西會考慮很多因素,實用性對于我來說很重要。”濟南的張先生是一名80后,盡管每月的網購消費金額已占他當月花銷的六成多,但他覺得自己購買的東西中很少有“好看但不實用”的。

      圖雅坦言自己買東西沒什么計劃,“我幾乎每月的花銷都用于網購,最喜歡買家居用品和化妝品。我會選擇在電商搞活動的時候囤貨,比如面膜等。即便我家已經有十幾盒連包裝都沒拆過的面膜,但看到價格劃算時還是會控制不住地買買買。”

      一線、新一線城市居民是網上消費主力軍

      在“誰是帶貨王”活動中,瀏覽人數(UV)排名前10名的城市是:北京上海深圳廣州成都天津、重慶、東莞、蘇州和武漢。此外,在 2018年的前半年,根據收件地址劃分,排在銷售前10名的省份為:廣東、北京、江蘇、上海、四川山東、河北、浙江河南、湖北。可以說,一線、新一線 城市居民已成為網上消費的主力軍。

      生活在三線城市的劉女士,很喜歡網購生活,但也并非離不開。她覺得,自己生活的城市雖然不大,但是去哪里都比較方便,所以線下購物要比線上購物多,尤其是一些急需的日用品,就直接去超市買了。

      與劉女士不同,生活在北京的蒙古族女孩薩其拉說,她平時更多的消費來自于網購,“一是因為平時空閑時間少,網購可以節省時間;二是因為收入低,網購更加便宜,而且租住的地方周邊大型綜合購物中心少,品類少、品牌少、選擇性較低。”

      如今,網購已成為很多生活在一線和新一線城市居民的日常。同樣生活在北京的魯毅也覺得,自己屬于理智型消費者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在北京的生活壓力和成本相對較高,所以會有意識地抑制消費欲望,盡可能做到理智消費。

      最近一兩年,借著互聯網的東風,網紅經濟、粉絲經濟開始逐漸走紅于互聯網平臺。打破傳統營銷模式,精準投放廣告,也已成為網紅經濟、粉絲經濟的 主要營銷手段。但隨著這種經濟模式的崛起,也有不少聲音質疑網紅會刺激青年沖動消費,把他們的消費觀帶“跑偏”。不過,從實際情況來看,青年消費還是理性 多沖動少。未來,網紅、電商和社交平臺,如何以便民為基礎,為百姓帶來更為放心和實惠便捷的網購大禮包,才是網紅經濟和粉絲經濟的“正道”。(來源:中國青年報 文/朱立雅 李師荀)

    近日,電商行業唯一入選“一帶一路”TOP10影響力社會智庫——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發布了半年一度的《2018(上)中國網絡零售市場數據監測報告》(PPT下載:www.iifv.tw/zt/18wlls)。報告對上半年中國網絡零售市場及移動、社交、農村、生鮮、母嬰、精品、品牌等熱門細分行業進行解讀,重點跟蹤: 1)綜合電商:天貓、京東、拼多多、蘇寧易購、唯品會、國美、亞馬遜中國、當當、一號店等。2)母嬰電商:寶寶樹、蜜芽、貝貝、紅孩子、寶貝格子、美囤媽媽等。3)生鮮電商:盒馬鮮生、每日優鮮、本來生活、順豐優選、易果生鮮、沱沱工社等。4)跨境電商:天貓國際、網易考拉海購、京東全球購、淘寶全球購、小紅書、洋碼頭、達令、豐趣海淘等。5)社交電商:云集微店、拼多多、有贊、蘑菇街、美麗說等。6)精品電商:網易嚴選、小米有品、淘寶心選、京東京造等。7)農村電商:農村淘寶、云農場、一畝田、鏈農、美菜等。8)互聯網品牌:韓都衣舍、茵曼、裂帛、御泥坊、三只松鼠、良品鋪子、百草味、新農哥、小狗電器、小熊電器等。

    股票名稱/代碼
    $/總資產
    $/營收
    $/凈利潤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億
    • 385億
    • 94.5億
    • 京東JD.US
    • 282.6億
    • 557.4億
    • 7.7億
    • 唯品會VIPS.US
    • 583.2億
    • 112.2億
    • 0.4億
    • 寶尊電商BZUN.US
    • 4.60億
    • 6.40億
    • 0.3億
    • 聚美優品JMEI.US
    • 7.60億
    • 8.90億
    • -0.06億
    • 寺庫SECO.US
    • 3.60億
    • 5.80億
    • 0.03億
    广东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