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xqu0e"><legend id="xqu0e"></legend></dd>

    <div id="xqu0e"><ol id="xqu0e"><kbd id="xqu0e"></kbd></ol></div>
    <dd id="xqu0e"></dd>
  • <div id="xqu0e"><tr id="xqu0e"></tr></div>

  • <em id="xqu0e"><ol id="xqu0e"></ol></em><div id="xqu0e"></div>
  • <em id="xqu0e"></em>
  • <dd id="xqu0e"></dd>
    <div id="xqu0e"><tr id="xqu0e"></tr></div>

    當前位置:100EC>媒體評論>詹朝霞:無需辦理營業執照的代購要向平臺進行報備
    詹朝霞:無需辦理營業執照的代購要向平臺進行報備
    發布時間:2018年09月18日 10:49:28

    (網經社訊)摘要:近日,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廣州金鵬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詹朝霞律師在接受《南方都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無需辦理營業執照的代購要向平臺進行報備,接受更加透明的監督。“如果僅僅是零星小額交易,需要通過經營平臺進行報備,平臺有這個義務。未來不管你有無營業執照,消費者要能夠通過公示鑒別你是屬于持牌的還 是屬于報備的,同時也讓監管者能夠鑒別。”

    而對于外界聚焦的此類商品必須貼有中文標簽的傳聞,詹朝霞告訴南都記者,奶粉保健品這一類跨境商品,需進行認證并貼中文標簽的規定并不是由于電商法 的誕生才要求的。“我們國家相關的法律法規在2016年就已經有了,對這類商品的強制性認證有一系列規定,不因為電商法的誕生而有所改變,只是現在電商平 臺上的信息會更加透明。”

    在此問題上,詹朝霞的態度基本與花花一致,她告訴南都記者,電商法實行后所有的代購都是普通經營者,包括微信里相對隱蔽的私人代購,不應區別對待。 “所有的規定和要求對代購一樣適用,至于代購怎么執行就自行想辦法解決了,銷售沒有中文標示的商品將被市場監管查處甚至可能被起訴。”

    以下為報道全文:《《電商法》“突襲”朋友圈,代購要涼涼?這些規定被誤解!》

    作為電商領域首部綜合性法律,今年8月底表決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以下簡稱“電商法”)從5年前開始就一直處于輿論焦點,此法覆蓋了電商平臺、電商經營主體、電子支付、物流等多個領域,這使得其每一次的審議都會引來外界的各種解讀。

    其中,電商法中的第九條、第十條和第十一條,將代購、微商這一群體納入了監管,同時還對營業牌照和納稅問題作出了規范。這不禁讓“剁手一族”們擔心,這些成本是否會轉嫁給消費者?未來代購、微商這些群體是否將從歷史舞臺上退場?

    此外,因為電商法對于關系消費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務也進行了相應的擔責規定,這使得許多人擔心之后奶粉、保健品、護膚品這一類熱門商品將無法再通過代購購買。

    對此,南都記者咨詢了多位熟悉電商法的律師,并向多名代購了解了目前的行業狀況發現,對電商法涉及的代購、微商群體的責任與義務,網友們存在較大誤讀。

    【誤解一】

    小規模代購可以不受監管?

    雖然電商法在國內一直處于輿論焦點,可對于部分生活在國外的代購群體來說,只限于聽說過并且還是一知半解的狀態。在美國讀書順便以代購為兼職的小單 (化名)表示,她還未詳細了解過電商法,因為覺得與對她這一類的“小代購”影響不大。“我們這種就是周末去代購一下,賺點小錢,也沒什么公司,不會有太大 影響吧。”但事實上,并非小單想象的這么簡單。

    據了解,電商法第九條明確規定:本法所稱電子商務經營者,是指通過互聯網等信息網絡從事銷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務的經營活動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組織,包括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平臺內經營者以及通過自建網站、其他網絡服務銷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務的電子商務經營者。

    依據此條,南都記者采訪的多位律師均認為,不管代購交易額大小,依托微信、微博、電商平臺等渠道進行代購活動的群體,將全部被納入監管范圍。電子商 務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員、北京盈科(杭州)律師事務所律師方超強告訴南都記者:“代購的主體性質可以是自然人、法人或法人組織,但他們同時又可能是電商平臺 經營者、平臺內經營者、或者是通過其他網絡服務銷售商品和提供服務的電商經營者,后面三類包括在了自然人、法人和法人組織范圍內。”

    對此,方超強進一步舉例說明:“淘寶京東這一類就是電商平臺的經營者;在淘寶上開設代購店鋪,就屬于平臺內經營者;朋友圈里相對封閉的私人代購屬于自然人;如果是公司做代購但是通過業務人員在朋友圈發的,就屬于法人性質。”

    由此可見,此次電商法所針對的主體,幾乎囊括了當下時興的各類有海淘功能的APP,微信朋友圈或微信群里的代購和微商、淘寶上眾多的代購店鋪等,并不會因為代購們交易額大小的差異而區別對待。

    【誤解二】

    所有代購必須持有營業執照?

    除了監管對象問題,此次電商法對于代購行業最大的影響便是持牌問題。一直以來,各類社交平臺和電商平臺上的代購們都如一支”游擊隊”般游走在法律邊緣,對于他們經營活動的合法性無從考量,這也導致即便消費者購買到了假貨,也無法有效追責獲得賠償。

    針對此,電商法第十條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應當依法辦理市場主體登記。但是,個人銷售自產農副產品、家庭手工業產品,個人利用自己的技能從事依法無須取得許可的便民勞務活動和零星小額交易活動,以及依照法律、行政法規不需要進行登記的除外。

    因此,該條款也引起了“無牌”代購們的擔憂,外界更是紛紛解讀為,無論代購大小,不申請營業執照的將一律無法從事代購活動。

    不過,多位律師向南都記者強調,對于第十條的解讀不能用“一刀切”的方式,此條款對于部分低頻率、小規模的代購活動,還是保留了法律空間。

    對此,對電商法有深入研究的律師董毅智表示,首先要明確此次電商法的性質:“目前通過的電商法是總綱性法律,具體的金額和如何辦牌照等細節問題,在法律實施后會有詳細的司法解釋,在此過程中會有各部門和平臺的博弈,之后會更加確定。”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條款中已經明確提及的自產自銷農副產品、家庭手工業產品和利用個人技能進行經營便民勞務活動的這些主體不需要獲得許可,其中“零星小額交易活動”中對于交易額的界定則成為了爭議焦點,這也是部分代購認為自己無需辦理營業執照的依據。

    日本工作之余開展代購業務的安安(化名)向南都記者表示,自己平時有全職工作,只有在周末時會幫國內的親朋好友代購商品,“我沒有全職代購,也就是偶爾幫著買點,所以也不懂為什么我們這種還要辦牌照,實在麻煩以后就不做了。”

    對于“零星小額交易活動”的爭議,方超強向南都記者表示:“偶爾出國幫朋友代購點東西這個不會需要持牌,但很多是以代購為主業來牟利的,客戶規模 大、產值也比較高,那就涉及到服務、宣傳、廣告、稅收一系列都要合法化,這種情況下當然要去做商事主體登記,登記后納入監管才對他的客戶主體權益有更好的 保障。”他補充解釋道,目前電商法對于“零星小額交易活動”并沒有詳細解釋,因此如何界定這一行為就成為了難點,“主動權還是掌握在執法機關手上,后面會 有細則。”

    不過,即便部分代購能夠被認定為屬于“零星小額交易活動”而免于辦理營業執照,但這并不代表對此類代購能夠“法外開恩”放松監督。

    據悉,電商法第二十七條規定,子商務平臺經營者應當要求申請進入平臺銷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務的經營者提交其身份、地址、聯系方式、行政許可等真實信息,進行核驗、登記,建立登記檔案,并定期核驗更新。

    廣州律師協會互聯網與高新技術專委會主任、廣州金鵬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詹朝霞向南都記者強調,無需辦理營業執照的代購要向平臺進行報備,接受更加 透明的監督。“如果僅僅是零星小額交易,需要通過經營平臺進行報備,平臺有這個義務。未來不管你有無營業執照,消費者要能夠通過公示鑒別你是屬于持牌的還 是屬于報備的,同時也讓監管者能夠鑒別。”

    除了代購,方超強認為微信上龐大的微商群體因其經營活動的特殊性質,更應該申請營業執照并進行嚴格監管。“相比于代購,微商更多是在穩定地銷售特定 商品,但未必是一個好產品。微商的領域里有許多層級的經銷商,銷售量還是蠻大的,我認為需要辦理登記。而且微商領域是產品質量、消費者權益侵權事件的高發 區,我倒是認為應該更從嚴把控,盡可能納入到合法監管中。”

    由此可見,大部分以代購、微商作為全職的或是交易規模較大的電商經營者,均需依法辦理市場主體登記,對于部分可免辦牌照的小規模交易主體,也無法逃脫法律的嚴格監督。

    【誤解三】

    禁止代購奶粉和保健品?

    在電商法表決通過后,網上紛紛流傳以后將無法代購奶粉、保健品一類事關生命健康的商品,即便可以通過網絡平臺銷售,該類商品也必須貼有中文標簽。也 因此,許多寶爸寶媽紛紛表示要在明年1月1日前大批“屯糧”。甚至有代購澳洲奶粉的代購向南都記者表示,為了減少風險,她決定將代購范圍縮小至朋友圈里相 熟的親朋好友。

    南都記者仔細查閱了電商法,并沒有看到對奶粉和保健品的相關規定,更談不上“嚴禁代購”此類商品。有關律師告訴南都記者,這樣的傳言主要是源于對電商法第三十八條第二款規定的曲解。

    據了解,第三十八條第二款規定,對關系消費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務,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對平臺內經營者的資質資格未盡到審核義務,或者對消費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消費者損害的,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

    從條例的措辭可以明確,該條款針對的主要對象是如淘寶、京東這樣的電子商務平臺的經營者,要求電商平臺對在平臺內銷售關系消費者生命健康的商品的經營者要盡到審核義務,未盡到審核義務的要承擔相應責任。

    對此,方超強向南都記者解釋 :“這表示涉及到生命健康的商品或服務時,平臺被苛以更高的平臺監管責任要求,(經營者)在進入平臺的時候,平臺不僅需要主動審核有沒有工商資質,還應當 審查從事相關行業經營的額外經營資質,比如食品經營許可證,如果沒有審核造成損害的,平臺要承擔責任。”因此,方超強認為并不能從該條款引申解讀為以后禁 止代購奶粉和保健品。

    而對于外界聚焦的此類商品必須貼有中文標簽的傳聞,詹朝霞告訴南都記者,奶粉保健品這一類跨境商品,需進行認證并貼中文標簽的規定并不是由于電商法 的誕生才要求的。“我們國家相關的法律法規在2016年就已經有了,對這類商品的強制性認證有一系列規定,不因為電商法的誕生而有所改變,只是現在電商平 臺上的信息會更加透明。”

    長年生活于美國的花花在淘寶上開設了自己的代購店鋪,主要代購護膚品以及保健品。毫無疑問,她的主營產品均屬于“關系消費者生命健康”的商品。因 此,她向南都記者表示,明年開始店鋪內的商品種類將減少,售賣的也只會是通過一般貿易途徑進入國內的帶有中文標簽的產品。“除非是授權產品,以后海淘或者 代購的可能都不讓賣,或者會要漲價,具體要看實際實施情況。”

    在此問題上,詹朝霞的態度基本與花花一致,她告訴南都記者,電商法實行后所有的代購都是普通經營者,包括微信里相對隱蔽的私人代購,不應區別對待。 “所有的規定和要求對代購一樣適用,至于代購怎么執行就自行想辦法解決了,銷售沒有中文標示的商品將被市場監管查處甚至可能被起訴。”

    【誤解四】

    代購需要辦理兩國營業執照?

    除了營業執照及代購種類問題,這次電商法的核心問題就是規范納稅。因為納稅的問題,不少代購向南都記者表示,他們的成本壓力會因此加大,而這一部分 的支出也可能會轉嫁到消費者身上。日本代購安安向南都記者表示:“據說我們代購繳稅要達到利潤的30%,之后漲價肯定是要漲的,要交稅我覺得沒問題,但不 希望稅率太高。”

    而對于此前一直傳言的代購需要辦理兩國營業執照并且兩國納稅的說法,多位律師均向南都澄清這是對電商法的又一誤解。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師告訴南都記 者,電商法并沒有強制性規定在代購國也要辦理牌照,但在國內持有了營業執照就要納稅,“國內的法律怎么可能管到國外?”不過,如此一來,部分無需持有營業 執照的代購們是否就可以不需要納稅了呢?

    據了解,電商法第十一條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應當依法履行納稅義務,并依法享受稅收優惠。依照前條規定不需要辦理市場主體登記的電子商務經營者在首次納稅義務發生后,應當依照稅收征收管理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申請辦理稅務登記,并如實申報納稅。

    對于不持牌代購的納稅問題,中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程久余告訴南都記者,即使代購沒有進行市場主體登記,也需要就從事電子商務經營進行納稅申報和繳納個人所得稅,同時還需要繳納增值稅,如果符合當地增值稅免征條件的可以免征。

    值得注意的是,對于此次電商法中沒有給出具體解釋的“零星小額交易活動”,程久余表示,可以將增值稅起征點額度作為參考。“可參照《國家稅務總局關 于發布<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憑證管理辦法>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8年第28號)第九條第二款規定"小額零星經營業務的判斷標準是 個人從事應稅項目經營業務的銷售額不超過增值稅相關政策規定的起征點"。”

    據南都記者了解,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實施細則》第三十七條規定,增值稅起征點的幅度為:銷售貨物的,為月銷售額 5000-20000元;銷售應稅勞務的,為月銷售額5000-20000元;按次納稅的,為每次(日)銷售額300-500元。以北京為例,銷售貨物或 應稅勞務的,增值稅起征點為每月2萬元。

    【釋疑】注冊了外貿公司的代購怎么納稅?

    另外,南都記者在采訪時發現,部分規模比較大的代購,早已在國內注冊了外貿公司,也已經持有了合法的營業牌照。對于這一類代購,董毅智提出了質疑, 在他看來,既然已經成立了外貿公司,那代購行為就基本等同于貿易行為,那還能否被認為是單純的代購繼而適用相關納稅政策?“他們這種是否為代購是很有爭議 的,納稅按貿易走的話關稅是很高的,他們賺的也是這個稅收的差額。”

    對此,程久余向南都記者解釋:“代購如果以外貿公司進口代購商品,則需要按照貨物進口繳納關稅,外貿公司再與普通內貿公司相同的根據貨物銷售情況繳 納增值稅,根據企業利潤情況繳納企業所得稅等,在繳納企業所得稅后分紅給代購,代購再繳納個人所得稅。可以看出,這種比普通代購的稅率要高很多。”因此, 電商法的出臺,不排除會讓這一類公司的納稅行為更規范。

    另外,對于坊間傳言的代購如果違規將最高處以200萬元罰款的說法,多位接受采訪的律師均向南都記者表明,除了押金部分的規定,電商法目前規定的罰 款額度主要是針對電商平臺經營者,而非個體戶式的電商經營者,但這并不代表后者無需承擔法律責任。有律師向南都記者表示,待細則出臺后,針對個人代購的行 政法規的規定處罰將會更加明晰。(來源:南方都市報 文/徐冰倩)

    據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微信ID:i100ec)不完全統計,今年雙十一除了天貓、京東、蘇寧易購等“頭部平臺”外,還吸引了100多家各類電商平臺參與,主要包括:二線平臺的國美、亞馬遜中國;社交電商平臺拼多多、云集、微店、小紅書、蘑菇街、有贊,跨境電商平臺速賣通、網易考拉、洋碼頭、寺庫,垂直平臺貝貝網、寶寶樹、蜜芽,精品電商平臺網易嚴選、小米有品,生鮮新零售盒馬鮮生、每日優鮮,生活服務平臺飛豬、美團、攜程等。為此,網經社與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啟動“直擊雙十一”十周年特別策劃(專題http://www.iifv.tw/zt/18s11),通過密集播報、專題直擊、現場探訪、投訴維權、社群直播和網購預警、電商快評、評測榜單、主題報告、媒體評論,各大電商平臺進行持續跟蹤直播、監測、評論、監督,為您帶來獨一無二的雙11狂歡盛宴。

    股票名稱/代碼
    $/總資產
    $/營收
    $/凈利潤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億
    • 385億
    • 94.5億
    • 京東JD.US
    • 282.6億
    • 557.4億
    • 7.7億
    • 唯品會VIPS.US
    • 583.2億
    • 112.2億
    • 0.4億
    • 寶尊電商BZUN.US
    • 4.60億
    • 6.40億
    • 0.3億
    • 聚美優品JMEI.US
    • 7.60億
    • 8.90億
    • -0.06億
    • 寺庫SECO.US
    • 3.60億
    • 5.80億
    • 0.03億
    广东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