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xqu0e"><legend id="xqu0e"></legend></dd>

    <div id="xqu0e"><ol id="xqu0e"><kbd id="xqu0e"></kbd></ol></div>
    <dd id="xqu0e"></dd>
  • <div id="xqu0e"><tr id="xqu0e"></tr></div>

  • <em id="xqu0e"><ol id="xqu0e"></ol></em><div id="xqu0e"></div>
  • <em id="xqu0e"></em>
  • <dd id="xqu0e"></dd>
    <div id="xqu0e"><tr id="xqu0e"></tr></div>

    當前位置:100EC>B2C動態>【電商快評】電商法解讀:平臺經營者的六大法律義務
    【電商快評】電商法解讀:平臺經營者的六大法律義務
    發布時間:2018年09月13日 08:50:50

    (網經社訊)《電子商務法》作為我國電商領域首部綜合性法律,引發業內極大關注。今后,保障電子商務各方主體的合法權益、規范電子商務行為有了一部專門法,這也是我國電商領域首部綜合性法律。對此,國內知名電商智庫——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微信ID:i100ec)組織業內法律專家發布系列電商快評,分別從跨境電商、平臺經營者責任、微商、刷好評與刪差評、個人網店征稅等角度深度解讀。(詳見專題:http://www.iifv.tw/zt/draft/)。本文對平臺經營者的法律義務進行解讀。

    解讀一:平臺經營者的一般性義務

    (一)在市場主體登記及其相關信息公示方面

    1、【經營主體定義】第九條將電子商務經營者分為“平臺”和“平臺內”經營兩大類,至于“通過自建網站、其他網絡服務銷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務的電子商務經營者”應該屬于“其他電子商務經營者”,

    對此,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廣州金鵬律師事務所詹朝霞律師認為,時下非常流行的各類APP銷售、微信公眾號銷售、微信朋友圈銷售等,應該遵守《電子商務法》的相關規定;同時,通過線上平臺進行信息撮合線下提供服務比如網約車中的司機同樣應該受《電子商務法》的約束,遵守該法中有關經營信息公示、經營許可、納稅、依法經營等一系列規定。

    2、【市場主體登記義務】第十條規定“便民勞務活動和零星小額交易活動”不需要進行市場主體登記,

    對此,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廣州金鵬律師事務所詹朝霞律師認為,“便民勞務活動”和“零星小額交易活動”沒有清晰界定,給自然人從事網絡銷售活動留下了空間。

    (二)在用戶信息保護、交易安全、交易信息保存、交易數據提供方面

    第二十三、二十四、二十五條要求平臺經營者保護用戶信息、確保交易安全,并要保存相關交易信息至少三年以上,及時向主管部門傳送相關交易數據。

    對此,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廣州金鵬律師事務所詹朝霞律師認為,平臺應充分意識到相關信息保存和保護的重要性,否則可能遭行政處罰,同時可能要承擔本法規定的其他民事責任。交易數據報送如泄密或被非法利用如何界定是平臺責任還是相關主管部門責任?

    01.jpg


    解讀二:平臺經營者對市場主體的監管義務


    《電子商務法》第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條對市場主體在管理其經營信息和監督其依法經營兩方面對平臺有嚴格的要求,要求平臺登記、核驗、歸檔和更新相關經營者信息,并要求及時報送相關信息,向稅務機關報送與納稅有關的信息,要求平臺對經營者是否獲得行政許可、是否能保障人身財產安全和環境保護進行監控,發現違法,需及時采取措施,否則將被罰款高達五十萬元甚至是停業整頓。

    對此,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廣州金鵬律師事務所詹朝霞律師認為,平臺應規制經營者獲得行政許可,并敦促經營者履行保障人身財產安全,以及環境保護義務,平臺將成為工商、稅務稽查和相關行政監管部門的前哨,為行政執法部門提供一手信息。平臺內經營涉及方方面面,全面落實對平臺而言難度不小,建議相關主管部門因地制宜,與平臺采用技術手段進行對接,制定相關配套政策,及時落實可能涉及的行政許可、人身財產安全和環境保護等問題。

    02.jpg


    解讀三:平臺經營者在服務協議和交易規則方面的特殊義務


    1、【規則應具備核心內容,制定和修改都要公示】第三十二條、三十三、三十四條要求平臺有基本核心內容,制定和修改都應該進行公示,第三十四條規定平臺內經營者如不接受修改內容,可以退出,并按照修改前相關規則承擔相關責任。第八十一條規定平臺不履行將受到高達五十萬元的處罰。

    對此,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廣州金鵬律師事務所詹朝霞律師認為,市場監督管理部門將插手平臺與經營者之間的法律關系,平臺應加快規范其經營行為。平臺經營者應全面審慎理順其服務協議和交易規則,并注意根據本法規定的步驟和要求作相應的調整和變動,否則將造成相關經營者集體退出,造成大面積動蕩。相關修改和整理工作最好在本法生效前完成。

    2、【不得限制經營者】第三十五條規定平臺經營者不得利用服務協議、交易規則以及技術等手段,對平臺內經營者的交易進行不合理限制或者附加不合理條件,或收取不合理費用———此條以法律的形式出現,如何解讀“不合理”和實施是重點。

    3、【采取措施時應公示】第三十六條規定平臺經營者對平臺內經營者違反法行為采取措施的,應當及時公示————這將要求平臺非常精準判斷是否違法,否則可能損害平臺內經營者合法權益,引發糾紛。

    03.jpg


    解讀四:平臺經營者監管安全交易失職的法律后果


    1、【未采取必要措施-----承擔連帶責任】第三十八條第一款規定平臺經營者知道經營者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務不符合保障人身、財產安全的要求,或者有其他侵害消費者合法權益行為,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與該平臺內經營者承擔連帶責任。

    2、【未盡審核義務或未盡安全保障義務-----承擔相應責任】第三十八條第二款規定對關系消費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務,平臺經營者對平臺內經營者的資質資格未盡到審核義務,或者對消費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消費者損害的,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

    3、【不履行的行政處罰】第八十三條規定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違反本法第三十八條規定的,將被處以高達二百萬元的處罰。

    對此,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廣州金鵬律師事務所詹朝霞律師認為,前述規定十分籠統,應結合產品質量法、侵權責任法、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規定根據具體情況具體分析。而且,究竟平臺應承擔何種責任非常含糊,結合目前事故頻發的網約車平臺,筆者認為這些規定并沒有實質性的推進,相反有疑問:是不是平臺可以一賠了之?這些規定似乎給平臺推卸責任、執法者進行權力尋租留下空間。

    04.jpg


    解讀五:平臺經營者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的法律義務


    1、【對侵權采取必要措施】第四十二、四十五條規定,發生侵權時,知識產權權利人有權通知平臺采取必要措施;平臺經營者知道侵權時應采取必要措施。【不履行的行政處罰】第八十四條規定平臺經營者違反本法第四十二條、第四十五條規定,將被處以高達二百萬元的罰款。

    2、【對侵權未采取必要措施-----連帶責任】(1)接到通知后,未及時采取必要措施的,對損害的擴大部分與平臺內經營者承擔連帶責任;(2)知道或應當知道侵權,未及時采取必要措施的,與侵權人承擔連帶責任。

    3、【惡意發出錯誤通知-----加倍承擔賠償責任】惡意發出錯誤通知,造成平臺內經營者損失的,加倍承擔賠償責任。

    4、【轉送聲明義務、終止相關措施】第四十三條規定平臺經營者接到平臺內經營者的聲明后,應當將該聲明轉送相關權利人;平臺經營者在轉送聲明后十五日內,未收到權利人已經投訴或者起訴通知的,應當及時終止所采取的措施。

    對此,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廣州金鵬律師事務所詹朝霞律師認為,該等條款繼續加強了平臺的經營責任、增加平臺的經營成本。建議平臺經營者可與知識產權人建立相關合作關系,設定相關運作規則,為將來打擊侵權行為掃除障礙。同時通過服務協議和平臺規則設定虛假或錯誤通知平臺采取措施導致的后果應由權利人自行承擔。問題:各種知識產權人有可能海量數據,平臺能否勝任?這些條款要求平臺有基本判斷和識別能力,平臺應該如何避免如錯誤或失誤或被惡意利用造成的潛在風險?

    05.jpg


    解讀六、平臺經營者在電子商務爭議解決方面的權利和義務


    (一)在交易安全擔保方面

    1、【可設立擔保機制和權益保證金】第五十八條第一款規定平臺經營者可建立相關商品、服務質量擔保機制;第二款規定平臺經營者與平臺內經營者協議設立消費者權益保證金的,雙方應當就消費者權益保證金的提取數額、管理、使用和退還辦法等作出明確約定。

    對此,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廣州金鵬律師事務所詹朝霞律師認為,這項平臺經營者的權利已廣泛使用,只是平臺內經營者被無端扣押金的情況屢有發生,如何監管不使之變味是重點。

    (二)在投訴舉報調解爭議解決方面

    1、【建立公布投訴舉報,及時受理投訴舉報】第五十九條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應當建立便捷、有效的投訴、舉報機制,公開投訴、舉報方式等信息,及時受理并處理投訴、舉報。

    2、【爭議解決途徑:和解、調解、投訴、仲裁或訴訟】第六十條規定電子商務爭議可以通過協商和解,請求調解組織調解,向有關部門投訴,提請仲裁,或者提起訴訟等方式解決。

    3、【積極協助維權】第六十一條規定消費者與平臺內經營者發生爭議時,平臺經營者應當積極協助消費者維護合法權益。

    對此,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廣州金鵬律師事務所律師認為,已有不少平臺對海量的交易糾紛進行調解,是解決紛爭途徑之一;此外,行業協會可充分發揮其中立客觀權威的優勢,建立相應調解中心,緩解高頻發生的交易紛爭。

    4、【建立爭議在線解決機制】第六十三條規定平臺經營者可以建立爭議在線解決機制,制定并公示爭議解決規則,根據自愿原則,公平、公正地解決當事人的爭議。

    對此,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廣州金鵬律師事務所詹朝霞律師認為,應重點考慮如何規制平臺行為,確保其既能正確適用法律又能杜絕腐敗。

    06.jpg

    最后,詹朝霞律師認為,如今平臺形式五花八門,令人眼花繚亂,且瞬息萬變,如何鑒別究竟是平臺還是平臺內經營者,又或者兩者皆是,將是執法者任重而道遠的任務。根據《電子商務法》的規定,平臺經營者不僅應公平合理對待平臺內經營者,還應在市場監管、行政許可監管、稅務監管、知識產權保護、信息安全、交易安全、消費者權益保護等諸多方面承擔相關法律義務,并可設立在線爭議解決機制。《電子商務法》的部分規定還存在框架式的甚至模糊的情形,但終究使電商領域的“野蠻生長”得以有法可依,數字經濟未來可期。(文/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廣州金鵬律師事務所詹朝霞律師)

    相關閱讀:

    【電商快評】《電商法》之于跨境電商規定十大解讀

    【電商快評】《電商法》:微商納入電商監管 刷好評被嚴禁

    【電商快評】《電商法》解讀:開網店終于要納稅了!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全文發布

    【電商快評】電商法四審六大變化 平臺補充責任引爭議

    【電商快評】《電子商務法》三審 六個焦點問題存爭議

    【電商快評】首部《電商法》草案二審出爐 電商中心專家權威解讀

    據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微信ID:i100ec)不完全統計,今年雙十一除了天貓、京東、蘇寧易購等“頭部平臺”外,還吸引了100多家各類電商平臺參與,主要包括:二線平臺的國美、亞馬遜中國;社交電商平臺拼多多、云集、微店、小紅書、蘑菇街、有贊,跨境電商平臺速賣通、網易考拉、洋碼頭、寺庫,垂直平臺貝貝網、寶寶樹、蜜芽,精品電商平臺網易嚴選、小米有品,生鮮新零售盒馬鮮生、每日優鮮,生活服務平臺飛豬、美團、攜程等。為此,網經社與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啟動“直擊雙十一”十周年特別策劃(專題http://www.iifv.tw/zt/18s11),通過密集播報、專題直擊、現場探訪、投訴維權、社群直播和網購預警、電商快評、評測榜單、主題報告、媒體評論,各大電商平臺進行持續跟蹤直播、監測、評論、監督,為您帶來獨一無二的雙11狂歡盛宴。

    股票名稱/代碼
    $/總資產
    $/營收
    $/凈利潤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億
    • 385億
    • 94.5億
    • 京東JD.US
    • 282.6億
    • 557.4億
    • 7.7億
    • 唯品會VIPS.US
    • 583.2億
    • 112.2億
    • 0.4億
    • 寶尊電商BZUN.US
    • 4.60億
    • 6.40億
    • 0.3億
    • 聚美優品JMEI.US
    • 7.60億
    • 8.90億
    • -0.06億
    • 寺庫SECO.US
    • 3.60億
    • 5.80億
    • 0.03億
    广东11选五走势图